您现在的位置:洮北教育信息网>> 学科频道>> 综合>>正文内容

浅析李煜词的语言特色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李煜,五代时期南唐后主,他虽然是一个不称职的皇帝,但却是一位天才的词人。他短促的一生,既身为国主,享尽荣华富贵,后又沦为亡国之君,遭遇悲惨的命运。前后荣与辱、乐与悲的强烈反差对他的创作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使他挣脱了晚唐五代浓艳香软、雕琢浮艳词风的束缚,拓出了清新、自然的新境界;在思想上他以个人感慨直探人生核心,引起了不同时代,不同阶层许多有相同感触之人的共鸣,而且在艺术上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

花间词派代表人物之一的温庭筠的词风格可谓及精美客观,但并无生动的感情和生命力。如[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天)描写一个贵族女子醒后梳妆的情态,对服怖、容貌、体态和神情都进行了细腻的刻画,但人物却缺乏独特的个性和应有的生命力。其余“花间”词人,也大多不出这种剪红刻翠、香软浓艳的藩篱。欧阳炯《花间集》序文中说:“自南朝之宫体,扇北里之倡风。何止言之不文,所谓秀而不实。”把“花间词派”的宗旨、渊源道尽无遗。而到了南唐后主李煜,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李煜所写的词中,有写娱欢、有写爱情;有写离情、有写别绪;有写亲友离别,有写国破家亡。然而,无论是前期愉快帝王的生活写照,还是后期对国破家亡的痛苦和悲怆,他都抒发着自己的真情实感,既自然又率真,把自己的一颗赤子之心清新、自然的表达出来,毫无隐晦自己的情感。所以说李煜的词是其心声的真率流露。如[菩萨蛮](林花谢了春红)直率地抒发了对春光的依恋和对人生哀愁的强烈深挚的感叹,毫无雕饰,极其自然朴素,这使同“花间”词人以绚丽精美的外表来掩盖其空虚庸俗内容的词风形成了迥然不同的风格。而词人李煜正因为其独特的、与众不同的生活经历使他自己把真情实感融入到自己的作品之中。所以,尽管李煜词中所描写的对象依旧是词人笔下常常所描写的人、物,但李煜的词却远远超越了“花间词”派,无怪乎说:“温飞卿之词,句秀也。韦端己之词,骨秀也。李重光之词,神秀也”。而之所以说神秀就在于他的词不仅突破了他个人身世的局限,而且深窥古往今来整个人生悲剧之真正面目。从而开启了词史发展史上的新一页。

纵观李煜的词,从内容上看大致是可以分为两类的:一是写前期豪华享乐的宫中生活的,风格清丽。一是最有价值的,也是最能体现这种描写社会人生词风的作品――即写后期囚徒的生活和痛苦心情的。但无论哪一类,李煜词都有一种晚唐五代词人所不能比拟的清新、自然的艺术魅力蕴含其中。

我们不妨先看看他的前期的作品。如[玉楼春]:晚妆初了明肌雪,春殿嫔娥鱼贯列。笙箫吹断水云间,重按《霓裳》歌遍彻。临风谁更飘香屑,醉拍阑干情味切。归时休放烛花红,待踏马蹄清夜月。

这首词作于前期,描写的是帝王的享乐生活,表露的是着重于享乐的思想情绪,内容虽然是不足取的,但他写景真,情味切,文笔生动,善于设喻和对比,能准确的表现出场景的转换和情绪的变化,清楚的显示出词人艺术技巧的高明。“晚妆”句使人想到宴乐之盛:灯火辉煌,裙裾翩飞及宫女之艳丽,更能体会到的后主逸兴湍飞的神情;“春殿”句使人感到时节的美好,宫殿的明媚、宽敞等。这两句写得极其富丽,虽充溢着享乐气氛但显得动静交错,意兴飞扬。后两句凤箫声声,若断若继,如行云流水般闲淡悠扬,自然潇洒。下片写宫中香屑飘香,后主醉拍栏杆情致更切,一个“谁更”是故作疑问之词,只闻其香而不知其人,实则其人已在这“香屑”之中。至于“更”字,是承接词的上阕而言的,是说在目观、耳听的美的享受后,更有嗅觉美的享受。结尾“待踏马蹄清风月”,形象新奇音节响亮,节秦鲜明而跌宕,使人宛然听到清辉月夜,马蹄踏踏的清脆响亮的不绝的鸣响,形成一种清丽自然,生动活泼的妙境,耐人寻味。

后主的第二类作品即写囚徒生活和其他伤感情调的词,较第一类作品则更出色。如[浪淘沙]: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饷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这首词描绘的是一种最普遍最刻骨的离愁别恨。写春将尽时,五更天气,听到窗外潺潺雨声,因不耐晨寒而回想梦里贪欢的情景,从与眼前生活相反的梦境体会醒来一切皆空的凄凉滋味,也道出了往事如梦的无限感慨。“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既概括了一般人通常会有的人生体会,又深切地写出了亡国之君的悔恨。“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将已流、已落、已去之后的无奈,比之未流、未落、未去之时的的情景,见出梦中与现实、昔日与今日的差别,犹如天上比之人间。李煜就是这样以自己一介囚徒的亲身感受体会了几种普遍的人们都有同感的心理意识,一是通过身体的寒冷进而含蓄有致地抒发心灵深处的凄冷孤独;一是人间失去最美好的东西后,在梦幻中寻求欢乐与慰藉。凡是在生活中饱经磨难的人一定会对此有深刻的认识的。

    如果说李煜是一位天才此人,他的才情在他的艺术处理上可略见一二。抽象的情感无以言传,浓烈复杂的愁情无法表达,可他却将抽象化为具体,让它变得可剪可理,让人回味无穷,遐想无限。

因此,我们可以这样说李煜以最任纵、最自然的反应来表达了自己的思想感情,无论在他前期或后期的哪一类的作品风格都是出于任纵与纯真之一源的,这也难怪王国维《人间词话》中以“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作李煜词的评语了。这或许也是李煜词能千年来能传诵不歇的缘故。

可见,李煜的成就,在于他在浓艳浮华、专事雕琢五代词坛上独树一帜,把历代诗歌言志述怀的传统引进词体,改变了以温韦“花间”词人代表的以深细婉曲的笔调浓重艳丽的色彩描写官能感受、内心体验的趋向,恢复了词的抒情传统,开创了自然清新的新词风。而且推动了词脱离音乐而获得了它独立发展的生命,提高了词的地位。


以纯文本查看内容
作者:李会光 来源:白城二中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16日    分享:--
上一篇:《外婆的澎湖湾》教案[ 11-11 ]下一篇:音乐学科德育渗透计划[ 11-24 ]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
观后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广告内容调入,稍等……
友情链接,欢迎您申请自己的显示位置!
  • 吉林省教育信息网
  • 白城教育信息网
  • 洮北教育信息网
  • 洮北教育督导网
  • 洮北教育科研网
  • 洮北教育视讯网
  • 洮北教师教师网(进…
  • 中国教师资格网
  • 为之易数学课堂库
  • 中国文明网